第三届国际汉语教师培养论坛

[视频] 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刘乐宁教授——教育与培训—国际汉语教育师资培养之两翼

                            
                                教育与培训——国际汉语教育师资培养之两翼
                                                               刘乐宁

一、教育与培训

我之所以选择这个题目,有一个原因,主要是我感觉到我们现在对于汉语教师的培养,在“教育”和“训练”这两部分都做得不是非常的理想。但是这两个部分,其实是有一些区别的,有必要把它们区分开来。比方说,“教育”部分,主要指的是知识的传授;而“培训”部分主要是对于受训人获得一些实际教学技能的训练。

以前我们这一行的注意力主要集中在“教育”这一部分,比方说最经典的第二语言教师培养,书名就是Teacher Education。虽然在里面有一章是讲Training(培训),但实际上讲得非常简略,也没有展开来谈论。但是,汉语作为二语教学已经发展成为一个高度职业化的领域,它不光有系统的理论知识,也是实践性很强的一个职业。

  1. 理论方面

从理论上说,一个合格的老师大概应该有这些知识的准备,比方说语言学的、二语习得理论的、教学法、心理学和认知发展的评估、汉语语言学、中国的文学、中国的文化和历史等等,这些知识一般来说都可以通过教育的过程来完成。这种教育的方法一般来说都是老师的讲授,也有一些研究的成分。尤其是研究这一部分特别的重要,因为刚才崔永华老师说到了,教师的职业发展、继续的发展——其实我觉得一个老师要想继续发展,不做研究是不可能的,所以这一部分是很重要的。

  1. 技能方面

技能这一部分,我个人认为包括课程的计划、怎样导入新的语言点——在明确语境中导入语言点、如何提问、设计和组织课堂的活动——比方说任务或者是协作、学习,做pair work(双人练习)这样的活动。

还有一个是刚才崔永华老师说到的,就是教学和课程管理。这一部分可以通过身体和言语两个部分来完成——要考虑怎么做?

还有一个就是你如何使用测试作为教学的手段等等,这些都是要通过学员的实际参与来获得的一些技能。

  1. 职业发展

(1)学校教育(schooling)

对于一个老师的整个职业发展来说,我们可以把它分成职前,或者说schooling——上学的这一部分。上学的这一部分可以说是本科的,也可以是研究生的,也可以是证书或者是教师执照的这一部分,都是schooling。这是一种职业的准备,其中绝大部分的内容是通过教育完成的,还有一部分是经过培训完成的。

(2)职前培训(pre-service)

我认为职前培训,应该严格的说是一种培训。比方说,美国诸多项目在华的暑期班,几乎没有时间开展教育这个环节,因为只能通过挑选综合素质相对比较高的老师,在一、两周内对他们进行教学能力的训练,让他们很快就能上手,能够担任教学的任务,这一部分我认为应该是严格的培训。

(3)任职教师(in-service)

当你一旦已经工作了,已经是一个in-service teacher(任职教师),你当然还有一个不断提高的问题。这个部分又有点像上学的部分,就是教育和培训都包含的。

(4)长期职业发展(long-term professional development)

要是从整个来讲,科研和职业的活动,比方说(今天)这样的会,就非常重要,或者说你还要回到学校去读更高的学位。

二、哥伦比亚大学TCSOL项目构架

我现在以哥伦比亚大学的“汉语师资证书项目”为例,看一看我们到底在这些方面是怎么做的。我们有四个版块:

  1. 课程内容(Content course)

第一个版块是所谓的content courses,就是实际开的课程。

第一个是教育,实际上就是用于教学的汉语语言学,它的比重占整个课程的50%。为什么是这个样子呢?因为我们发现美国现在培养本土教师的绝大多数项目,开不出来像样的汉语语言学的课,或者开出来以后,不是学生需要的汉语语言学的课。

另外50%是二语习得、教学法和practicum(实习课),加在一起是50%。也就是说我们认为的二语习得理论、教学法的理论,其实学生能用到的并不多,并不需要花太多的时间来进行教授,占用学生太多的时间。而是应该把一些原则和理念提出来以后,让学生在实践中去贯彻,所以是几个部分加在一起才占50%。

  1. 工作坊(Workshop)

第二大版块是一些工作坊,这个工作坊我们认为完全是培训的部分,就是严格让学生参与的、操作的地方。

(1)教学技巧(Teaching techniques)

比方Teaching techniques,就是具体教学的技能、技巧。比方说,怎么用手势、怎么用你的语言、用你的肢体来调动学生说话的积极性,来使学生说话的步伐加快。再比方说,怎么提问?怎么样反馈给学生?比方说“好!”“不错!”怎么样说。怎么纠错?到底是recasting(改造)还是negotiation(协商)?这些东西就是特别具体的东西,叫做教学技巧。我们是通过周末的工作坊,让学生要站起来跟老师一起来做,然后自己来试,就跟学游泳一样,这才叫做培训。

(2)计算机辅助语言教学(Computer-assisted language teaching)

还有一个是Computer-assisted language teaching(计算机辅助语言教学),这也是一个工作坊。每个人面前一个电脑,然后老师在前面教你怎么样用电脑进行语言教学的辅助活动。

(3)跨文化交际(Cross-culture communication)

还有一个Cross-culture communication——跨国文化交际,也是为期只有一个周末的工作坊。我们给大家说到的都是特别实际的语言课堂中间的跨国化交际的问题,就是崔老师说到的如何在这样的环境里生存。另一个问题就是教师如何对所教的学生的日常生活和所在的国情进行了解,能够提出跟学生生活密切相关的问题,利用问题来促进课堂的讨论。

(4)汉语语言学与中国文学(Chinese philology and Literature)

第四种工作坊,是汉语语文学和中国文学的工作坊。因为我们在美国招到的师资项目的学员,一般来说他们的语文素养和文学素养都很差,远不及国内对外汉语专业的学生。但是怎么办?我们不能给他们系统地开文学课或者是开语文学的课。我们觉得,一个语文老师真正能够用到的文学知识和语文知识,实际上到最后就是落实到教师能不能编写质量比较高的课文;能不能有眼光挑选高质量的课文;能不能把好的文章剖析开来;能不能把它好的地方呈现出来,提出正确的问题,让学生深刻地理解这个课文中间的中国文化,或者文学的美的地方。所以这个东西实际上不是非要通过教育来完成的,完全可以通过培训来完成。怎么做呢?我们就是挑10篇好文章,然后学生和老师一起来看,这样的文章怎么讲?从什么地方入手来讲?能提出什么样的问题来帮助学生学习这篇文章里的词汇、修辞和语言的语法点。这个工作坊我们去年是第一次搞,非常生动。今年学生要求再增加,增加到两次,我们正在考虑。

  1. 教学观摩(Teaching observation)

第三大版块是教学的观摩。教学的观摩这实际上是培训的部分,观摩的是不同的课型,比方说大课是训练怎么样教新的结构;还有小课是练习课,是怎么样帮助学生提高流利度和准确度。

  1. 教学实践(Teaching practice)

第四版块是学生的教学实践——自己教。主要的方式就是反复进行试讲(micro-teaching)。在这样的课上,至少一堂课里面得有4个trainers(受训者),然后把学生们分成4个小组,他们都试讲相同的语法点或者说语法结构,接着老师进行点评,而且同时要录像,再对录像进行观摩,互相进行点评,反复进行这样的过程。所以,我们也针对学生将来就业的目标分成小组:你是将来要到大学当老师的,我们就让你教大学的课本;你要是将来教中小学的,你就试讲中小学方面的东西,教学方法很不一样。就像崔老师说的,中小学主要是沉浸的办法,而大学教成人的时候,显性教学完全是可以贯彻的,而且贯彻得比较有效。

  1. 自我反思(Self-Reflections)

第五个版块就是刚才崔老师提出的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我们都说要让学生养成自我发展的能力。怎么培养?具体怎么做?我们的做法就是要让他们不断写reflective journals,就是自己的反思性报告。他们上完了老师的每一堂课——就是教育这个阶段的每一堂课,汉语语言学也罢,二语习得理论也罢,上完了每一堂课他都要写这个反思性报告。老师讲的什么地方他听懂了,什么地方听得不太明白,什么地方觉得老师讲得比较有道理,什么地方还不是很清楚,都要写。写了以后交回给老师,老师必须批改,这就跟每一堂的课后作业一样。然后,他去观摩别人教学的时候,也要写反思性报告。自己试讲完了以后更要写:这一堂我觉得什么地方讲得好,什么地方讲得不好,接着把这些东西也要交给老师,老师进行批改,然后拿到小组去讨论。所以,我觉得这个自我反思的意识,必须落实在某种培训的形式上,以一种实在的形式来要求他,否则他养不成这样的习惯。

三、TCSOL学生的挑选

如何挑选一个合格的汉语教师呢?其实这只是一个理想,我们在美国根本找不着这样的学生。比方说,我觉得学员要想成为一名合格的教师,他应该有比较好的语言学和语文学的知识——不光是在汉语里面,还要在他所教的教学环境的那个语言。比方说我在美国,应该是不仅懂汉语语言学,还要懂英语的语言学。还有一个,就是他汉语的语感一定要好。现在我们发现,新一代的对外汉语教师,一个非常大的问题是语感不如从前的老师,很多明明是不对的句子,听不出来,听出来了也不知道怎么改。前两天我们有一个小老师,在课堂上教学生,学生说:“随着天气变热,他天天去海边游泳。”老师反馈:“好,说得不错!”这显然是不对的句子,语感上他不能分辨,也不知道怎么纠正,所以这个问题特别严重。

还有一个就是文化的意识。我不觉得一个语言老师,他在语言课堂里头需要的文化知识主要是古代的文史知识,其实基本上用不上。主要能用上的是什么呢?是你对中国现在的国情和你的学生所在国的国情的了解,你对这两个国家当下的文化、生活、价值观念、学生的习惯、学生的兴趣,你要有充分的了解,否则你在课堂上问的问题肯定是学生不感兴趣的问题,没有办法刺激他说话的欲望,所以这个东西非常厉害。

还有一个就是他对语言教学必须有激情,就是刚才张双鼓教授说的有责任感。你必须有激情你爱这个事。如果你不爱这个事,你肯定干不好。所以你们看冯胜利老师一发言或干什么就手舞足蹈了,他能干好就是因为他爱这个事,所以这个很要紧。可是我们基本上找不到这么完美的学生来教,这是不可能的。那怎么办呢?这就是为什么我们有一些工作坊来弥补这样的问题。

  1. 教育

(1)语言学知识的教育

教育部分,我们并不是说像中文系的现代汉语课,或者说是像一个语言学家的现代汉语课一样,给学生教语言学的知识,而是有针对性地来教英语为母语的人学习汉语的时候要常常出现的问题。我现在提一个问题就是,我们现在的很多对外汉语的项目或者说师资培训项目,教给学生的汉语语言学知识是用不上的。因为教形式句法或者说严格的结构主义的描写句法,这个学生实际上是没有用的。在我看来,对于汉语教师来说,有用的汉语语言学应该是既能准确地描写汉语的结构,同时能够对结构的功能有清楚的解释,还要能够向老师提出一些教学建议,这样的汉语语言学才对汉语老师有用处。比方说,“门外有一棵树……”,“门外种着一棵树……”,“门外种着树……”,这三个句子到底有什么区别?中国人习焉不察,也不问。可是外国人就会问你:“门外有一棵树……”和“门外种着一棵树……”,还有“门外种着树……”,到底有什么区别?它们的区别绝不仅仅是结构上的区别,它们的功能是非常不同的,而且它们适用的语体也不一样。“门外有一棵树……”,一般是叙事语体,是介绍一个新话题,后面说的话都要围绕这棵树来进行;“门外种着一棵树……”,你还可以围绕着门外或者这棵树往下说,有一个选择,但是更多的是用在描写语体里边,就跟“台上坐着主席团”是一回事,要用语块教学来进行;“门外种着树……”,它是在一个更大的环境描写的时候说的,比方说“这个院子挺好,门外种着树,其它地方干了什么”,是在这种情况下才能用的。如果一本语法书或者汉语语法课不能向学生或老师们提供这样的建议没有用。再比方说“把”字句,张旺熹老师有个例子非常好,“我把车开到语言学院”不行,但是“我把车开到语言学院等朋友”就行了。一般“把”字句后面不是有个结果、后果、状态的改变就是有个目的。你找到这个典型的情境、典型的功能,才能设计你的教学。在引导学生学习这个东西的时候,你最早呈现这些材料的时候,你要在课堂里头营造一个什么样的语境。这个我就不仔细说了,我的意思是教给汉语教师的汉语语言学,必须是一个功能取向的、对功能有清楚的解释、能提出教学建议的语言学。

(2)第二语言习得理论

我刚才说过了,语言习得理论其实学生能用到的并不多,我们要教给他们的就是不同的语言习得理论的沿革,主要影响到人们习得二语时候那些因素是什么,比方说年龄、动机、学习策略、学习环境等等。也就是说,在教书的时候你对这些东西要敏感,要知道如果环境不一样,你的策略就要有有所改变。针对不同的学生、不同年龄的学生,你的方法也应该不同,这就可以了。至于二语习得理论背后的一些理论的支撑,非常详细的一些东西,我觉得学生其实用不了太多,关键是给学生建立一个实行以意义表达为驱动、情境化教学的信心就可以了。只要学生能够认识到:我教语言必须是meaning driven(意义驱动),而且必须是情境化,我觉得就差不多了。

(3)评估

Assessment(评估),更简单,我们的评估只有一堂课,主要是告诉他,区别不同类型的测试和评估,然后怎么样用测试手段作为教学手段在课堂里头用。

  1. 培训

培训,其实说到底就是这么两个问题:要让学生既会进行归纳式的教学,也能进行推理式的教学。也就是说,你既能通过例子让学生自己隐性地归纳语言规则,同时又能把语言规则给学生呈现以后,带着他做一些较为机械的操练,这两种本事你都得有。

你不要对教学法一根筋,必须比较灵活,能够掌握不同的教学法,针对你的教学对象、教学内容进行调整。还有,你不要是一个单一的sensory teaching(感官教学),我就是上课的时候一本书这么念或者说我就是用PPT教学,这都不行。你必须是multi-sensory teaching(多元感官教学),要调动学生多种的感知器官,这样能照顾到学习策略不同的学生。举几个例子,到底怎么样教新内容?教新内容的时候,主要是要让学生在明确的语境中,把语言形式和他们的功能对上号,即我在说什么话的时候,需要什么样的语言形式能对上号,这是最主要的比方说你要教“至于”这个词,不能刚一上来就说“至于”是连接两个相关话题的一个连接词,然后等等等这样讲,这是不行的。你必须从学生生活里面最贴近的内容入手。比方说,我们这个暑期班的同学,这两天正在学“至于”,那我们怎么入手呢?我们一般是问:

“你下周放假的时候打算外出吗?”

“打算外出。”

“那么你打算去哪儿呢?”

“去西安。”

“跟谁一起去呢?”

“还没想好。”

“也就是说,‘你打算放假的时候去西安,可是,至于跟谁去还没想好’。”

其实说得还应该更完整一些,应该是:“你的意思是,你放假的时候要外出,而且去西安,至于跟谁去嘛,还没有想好。”

就是说,你这样引进来,引进来是学生自己生活的情境。你举上两三个这样的例子,他一下就清楚了“至于”是怎么回事。一旦有了这样的知识,你就可以进行操练了。

再比方说老师这堂课要教的是:过敏,眼睛(红),痒,(流)眼泪,(看)医生,吃药,打针,这些词汇,相关的句型是A对B过敏,又……又……等。如果老师一上来就问:“过敏是什么意思?”学生肯定说不出来。他的汉语能力肯定使他没有办法准确地陈述“过敏”是怎么回事。如果老师问:“你吃海鲜过敏吗?”他们还是说不出来,因为不知道海鲜是什么,没学过。“你怎么吃药?”这些都是很难说的话。你应该怎么问呢?怎么样引入呢?实际上你必须要了解你的学生,如果你了解你的学生,你肯定知道班上有几个学生常常是过敏的。我知道谁过敏,所以我可能走到一个学生面前,看着他的眼睛说:“你眼睛怎么了?”

这个学生说:“眼睛allergy。”他可能会用英语说。

“哦,你的意思是,你眼睛过敏了。”

“对对对,我的眼睛过敏了。”

“一起来:他的眼睛过敏了。”

“你说一遍。”

“他说一遍。”

“再来。”

“我的眼睛过敏了。”

“那你为什么过敏呢?”

“Pollen.”

“哦,你对花粉过敏。”

“对对对,我对花粉过敏。”

他肯定是这么反应。然后说大家一起来:他对花粉过敏。把这个句子练上两三遍,学生有了印象,再问别的学生:“你对什么过敏?”还是那些你了解的过敏的学生。“我对seafood过敏。”这个时候再教“海鲜”这个词,在他找这个语言形式的时候你塞给他,他记一辈子。

然后你说:

“那你过敏的时候会怎么样啊?”

“我的眼睛红、痒。”

“哦,你的眼睛又红又痒,对不对?”

“对对对,眼睛又红又痒。”

他有了这个句子。所以就是通过这些东西,一点一点的来,等到他们把这些东西基本掌握了,可以做像这种相对所谓程式化的练习,就是操练。比方说,刚才已经把“至于”导入了,在操练的时候,我就可以从语法知识直接上来告诉学生:“至于”是连接两个相关话题的。给一个例句:我会打篮球和羽毛球,至于网球一点都不会。然后给学生内容开放、形式控制的练习:我爱吃什么——你随便说,至于什么,不怎么爱吃;你认为孩子应该先学什么,至于什么东西可以等到大了再学;你要去旅游怎么样;你买东西的时候注重什么东西,至于什么不重要;你招人的时候,注重什么东西,至于什么我不重视……就是这样的东西。

反思——就是我刚才说过的,写反思性报告。

我说得大概差不多了,最后一个问题就是要对学生有一个长期的培养,有一个连续的指导,老师要既是教育者,也是培训者——我更正我刚才向崔老师提问的那个意思,老师不但要做一个教育者,也得做一个培训者。

四、结论

最后,对外汉语的学生需要很仔细地挑选,很好地教育和培训,还得非常密切地关注。现在我觉得最大的问题是:第一,我们的教学中汉语语言学不实用;第二,学生真正受到的技能培训欠缺。

 



Myechinese

大会主办


国家开放大学

大会承办


国家开放大学对外汉语教学中心

论坛秘书处

邮 箱:myechinese@crtvu.edu.cn
          myechinese@ouchn.edu.cn
电 话:+86-10-57519206
传 真:+86-10-57519166
通讯地址:北京市海淀区复兴路75号A0727 邮编:100039
联系人:杜亮 王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