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届国际汉语教师培养论坛

[视频]北京师范大学朱瑞平教授——基于岗位需求分析的志愿者培训研究

    
                                         基于岗位需求分析的志愿者培训研究
                                                                   朱瑞平

        各位,下午好。我演讲的题目是“基于岗位需求供给的志愿者培训研究”。这是我负责的一个项目,冯丽萍老师协助我做的。这样的一个研究其实主要是想为国家汉办志愿者培训做一些基础的研究工作。

一、           研究目的

       2010年开始,我们北京师范大学汉语国际推广新师资培养基地开始介入国家汉办的志愿者培训工作。那一年的春天,我们受汉办的委托,为汉办起草600个课时,为期4个月的志愿者评定的课程体系。此后的全国志愿者培训基本上是在那样的一个课程体系的基础上做了缩减。因为4个月的培训,(对于)去国外工作10个月到12个月的成本太大了,所以现在一般的志愿者培训是在8周~6周之间的比较多,课程就在那个基础上做一些缩减。当然每一个培训点执行的培训方案是有比较大的差异的。到底什么样的培训方案比较适合培训各种类型的或奔赴不同的地区,从事志愿者服务的志愿者?这是非常复杂的一个问题,需要进行相应的研究。那么在国家汉办志愿者中心的帮助下,我们开始做了这样一个项目。目的是通过需求调查,来了解相关的信息,来完善培训的方案。我们主要是通过问卷调查获得了一些数据,以及根据这些数据所获得一个初步结果。这个研究本身其实还包括更多的对于志愿者的访谈,特别是对于国外的用人单位的访谈。以后会有另外的报告呈现给大家。

二、           问卷设计

       关于调研部分,我们设计了一套三份问卷,我把这个叫做“A卷”“B卷”“C卷”,比较简单。A卷就是《培训需求调查》,主要是在培训班开班的第一天向所有的受训者发放,目的是了解受训者的受教育背景、个人自我的认知,包括对未来要从事这样的志愿服务,自己能力素养的基本判断。所以,我们把这个叫做培训需求调查,包括他自己希望在后面的培训中获得什么方面的知识跟能力。这份问卷有72道大的题目,有455个数据采集点。

       B卷是《培训短期效果调查》,是在培训结束的当天,也就是考试完了的最后一天做的。离开前最后的一件事情是填这样一张问卷,让他回顾所受过的培训,到底有没有达到预期的目标,希望能够获得的知识跟能力是不是已经顺利地获得了。包括对这个培训点的方方面面的情况,包括管理,包括服务,你觉得怎么样。这份问卷有52道大的题目,396个数据点。

       最后的也是最重要的一份问卷是《培训长期效果调研》,这是在志愿者完成了在海外的1~2年的志愿工作回到国内之后,再来填写这个问卷,目的是想通过实际工作的检验来看一看当初的培训到底效果如何。站在一个已经有海外工作经验的志愿者的角度,对以前的培训有什么样的建议。这样的一个问卷,包括80道大题,552个数据采集点。

       原来根据我的设想,我们想3年搜集1万套试卷。当然因为这样的工作是一个非常繁难的工作,涉及到的人太多,实在是太不如人愿了。从2011年春季开始我们对所有的培训点的全部学员发放相关的问卷,到目前为止,总共回收了A卷3,682份,B卷2,876份,C卷因为还有相当一部分(学员)在海外,另外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人回来了以后,汉办就对他们失去了约束力,所以就收回了572份,总共是7,130份。那么把它关联起来,3份相对应的成套的是128套,A、B两份问卷对应的是1,705,A、C两份对应的是95,B、C对应的是29。还有孤零零的谁都找不到关联的是3,088。

三、           数据分析

       那么,这7,000多份问卷总共采集到超过300万个数据。这样一些数据其实量非常的大,这些数据所呈现出来的一些问题非常有意思,但是这个数据,我们目前正在请一个专业公司做深入的关联性分析。我在这儿给大家报告的只是请几位学生帮我把这些最大的数字做了统计以后,得出来的一个大概印象。这是一个非常初步的印象,其实这样一些印象,我们基本上拍脑袋都能想得出来。当然也有个别的,可能有一点点意外。主要有以下的六个方面。

       第一个是从总体上说的,后面再具体地说一些问题。首先这些问卷反映汉办志愿者中心在全国有超过12个点,(这些点)所做的志愿者培训的总工作是非常成功和有效的,但是有不小的可以改进的空间。两个方面评判他们的话,我们得从满意度,从培训的有效性以及课程合理性几个方面来搜索一些数据。所以我想这样会看得比较简单。

       1. 总体满意度,这个总体满意度只在B卷跟C卷里面呈现。因为B卷基数比较大,2,000多份将近3,000份,所以基本上对培训“非常满意”“比较满意”和“满意”的我都把它归成“满意”,超过了90%,达到了93%。按说,志愿者在赴任以前,没有经过实践检验之前,自己觉得汉办给的培训还行,或者说还可以给一个优秀,基本上是这么个概念。有意思的是,经过一年到两年的海外的实际工作之后,这个数据有所下降。我想这也是必然的,还好下降的幅度不是太大,大概下降了10个百分点,应该说还算凑和。尽管C卷只有572份问卷,当然我觉得也还是很能说明问题。在这个里面,可以具体地分开来看,有一些题目所呈现出来的数据,比如说认为“培训课程帮助不大”,回答“无”的占572份C卷中的198份,这是高居第一的。认为“培训的时候应该减少课时”,选择“无”要减的是将近一半,242个,比排在第二位的,有人要求要减掉“中国国情和外事政策”155个,要高得多。所以说,不需要对课程做大的调整的是绝大多数。

       2. 对课程实用性的评价,认为“比较实用”的在572份中有280份做这样的选择,“很实用”51份,“比较实用”280份,“一般”155份。认为“不太实用”或者“不实用”的54份,有32个人不知道为什么不回答这个问题。关于课时的安排,在培训结束的时候有15%的人表示“满意”,有4%的人表示“比较满意”,有29%的人表示“不错”,13%的人表示“不满意”,“不太满意”和“不满意”的加起来是14%,这个量是非常大的。为什么呢?主要是因为汉办的这个培训是一个强度非常大的培训。比如我们前天刚刚结束的美国大学理事会的志愿者培训,150多个人,6周的时间,每周6天到7天上课,每天10节课,这是汉办的要求。所以,像这样的培训,大概没有人培训下来对课时安排表示很满意,他们任何喘息的机会都没有,更关键的是,他们只有吞的时间没有消化的时间。别说消化甚至咽的时候都不够,这个是很麻烦的事情。在赴任完了以后,这样的一个数字基本上持平,也还是有14%的人对这个课时的安排“不太满意”或者“不满意”。

       3. 另外一个关键的问题,就是关于对教师教学的评价,这个满意度非常的高。“非常满意”的33%,“比较满意”的43%,“满意”21%,加起来是97%。也就是说只有2%的人表示“不太满意”或者“不满意”,只有1%的人选择我不说。在一年以后或者两年以后,这样的数据小有变化,但是变化不大。换句话说,受训者对于教师的教学总体上非常的满意。对于“管理模式”也是“满意”的居多,前后差不多。对于“后勤服务”,咱们带过去,不去管它。当然这个“后勤服务”,相对而言,“不满意”的就比较多了。这里边的问题,发生的原因也比较多,有些是属于有一些培训点的硬件条件确实比较差,比如学校里面没地方,只能住在外面,学生要跑来跑去的,无论是大冷天还是大夏天都得跑。另外,也有其他的一些主观因素,比如现在都是独生子女,有一些志愿者就觉得我住在一个2星级、2.5星级、3星级的饭店里边条件不怎么样。或者,你发他50块钱、30块钱一天做伙食补贴,他说不够吃,他也会对你的服务表示“不满意”,这也是我们以后培训可能需要加强的地方。

       第二个问题是关于具体的,就是赴任国语言能力的问题。总体上,赴任国语言的能力(的培训)有待加强,因为时间的关系,我们没有做完下面的图表,所以只能这么说了。志愿者认为,在赴外工作期间,“语言障碍”是赴外工作期间的主要困难。这样的判断在第一份问卷里边58%的人做这样的选择,第二个问卷里边45%,到了第三份问卷,也就是干了一年两年回来以后,再看这个问题,这个问题的重要性就下降了,只有不到三分之一的人认为,“语言障碍”是主要的困难。相应的问题可能在其他的一些题目上也得到一些反映。比如说,在海外生活中遇到的困难,占第一位的是语言问题。和当地交流的主要障碍,居第一位的也是语言问题。赴海外以后认为自己工作上的最大不足,排在第二位的是语言问题,排在第一位的是课堂组织管理能力的问题。后边大概的意思差不多,就是说外语的培训很有效,但是还远远不够,这个主要和我们的受训者所学的语种有关系。我们大部分的学习者学的是英语,而派往的赴任国是不用英语的,所以他们要临时学习一种语言。比如说赴泰国的志愿者,两个月里边,大概有60个学时学泰语,学完以后就得让他完全用泰语去生活和工作,那个难度可以想象,除非我们这些学生都是天才,过耳不忘,但实际上不可能。所以,结论是,即使经过短期的强化,赴任国语言的培训还是一个非常大的困难,需要加强,不然赴任者在这方面会面临比较大的问题。

       第三个问题是中华才艺文化活动设计的能力亟待加强。这一点可能是志愿者教师的一个特点,他和高校的教师不太一样。我们很多志愿者所赴任的学校,或者是刚开设汉语,或者第一次开设汉语,很多课程属于体验课程。体验课程重要的特点主要不是要教语言技能,可能首先是了解汉语、了解一点中华文化。所以,对于这些志愿者而言,他们学中华才艺,搞一搞文化活动是必须的,也是最受欢迎、最有效的,特别是对象是未成年人。所以这一条我想我们怎么强调都不为过分。在我们这个调查里边,A卷调查显示,第一年大家普遍认为,提高教学能力是第一重要的,这个占到将近70%。我去海外那年最大的问题,最需要的是教学能力,而才艺和文化活动的设计是排在第四位,是排在了提高中华文化传播能力(这里有一些交叉)、学好汉语知识之后。到了B卷,就是接受完培训,提高教学能力仍然排在第一位,但是才艺和文化活动设计的能力上升到了第二位。去海外干完了一年、两年以后,他们认为出国之前最应该准备的不是提高教学能力,而是才艺和文化活动的设计能力。当然在问卷里边也显示出来,培训里边,除教学以外,对海外工作帮助最大的课程专题是中华才艺。由此可见,我们相关的培训是有用的,也是有效果的。但是调研也显示,大家觉得在这些方面,尽管受到了很好的培训,但仍然是不够用,仍然需要加强,相关的数据都支持这一点。

       第四就是调研显示志愿者海外教学的能力有待提高。在第三份问卷里边,半数的人认为出国前准备得最充分的是“教学能力”;其次是“汉语知识”;再其次是“才艺和文化活动的设计”。同时他们也认为,培训对海外工作最大的帮助,第一是“提高了汉语教学的实践能力”,这个将近占到了一半的数据。这说明我们的培训对于受训者提高教学能力确实是有效的,或者说是有一定的效果。但是同样的,也有很多提升的必要和空间,因为很多人说出国前准备得最不充分的是“教学能力”,排在了第三;海外工作上的不足,排第三的是“教学技能”;出国任教前最应该做的准备,排第二的是“提高教学能力”;成为一个优秀志愿者最应该具备的能力,排第一的是“教学能力”;海外工作最欠缺的,排第一的是“第二语教学理论和教学能力”。也就是说尽管做了很多的工作,大家也觉得经过培训有了非常大的提升。但是,到了海外的时候还是觉得不够用。不过我想这个也正常,不要说是志愿者,就是把我派出去,我可能会觉得更不够用。

       第五就是有效的培训方式。从访问的数据,我们基本上可以做这样一个结论:有效的培训方式应该是以“实践类的训练课程”为主。有效的培训方式基本上是这样的一个顺序:大家认为最有效的是“课堂模拟教学等实践活动”,几乎70%的人选这个选项;其次,选“课堂教学观摩”的超过一半;再其次是“前任志愿者介绍经验”,再其次是“教学案例分析”。这几种构成了最有效或者说最受欢迎的培训方式的前几个。传统的讲授方式因为效果不佳而不受欢迎,这个数据都有显示。那么,同时跟这个相应的,就是授课的方式。受访者认为“应该理论与实践并重来进行”的,有291位;“以实践操作为主”的是244个问卷;而不能“以理论讲授为主的”有22个,这个是可以预料的。

       最后一点是关于培训师的最佳人选问题。数据显示,前任志愿者或者海外实习生,主要是指汉语国际教育专业硕士去海外实习回来的这些人,是培训师的最佳人选,对完成海外工作最有帮助的授课者。给他们排序,依次是“前任志愿者或海外实习生”、“中华才艺礼仪等方面的专家”。这个我们没有想到,后来我琢磨这个事。第一他们认为才艺最重要,他们认为在海外实际工作中,才艺是哄孩子最有效的方法,所以如果才艺不行就玩不转了,才艺不行,可能半年以后,主管教学的学校负责人说你可以回去了,你的学生都跑光了。所以,这个时候他们觉得这方面的专家对他们非常有用。

       另外一个让我没有想到的,就是说“礼仪方面的专家”备受欢迎,这个可能和我们的教书不育人有关系。从幼儿园开始一直到大学甚至到研究生,我们基本上都在教学生知识,教学生所谓的能力,但是这个里边不包括太多的最基本的做人的知识和能力。所以他们觉得,应该有老师来教我怎么跟别人说话,说话要看着别人的眼睛,我在什么场合应该穿什么衣服,见人握手应该怎么样。这样的课,大家觉得很新鲜。这是很麻烦的一件事,也是很有意思的一件事。第三受欢迎的,是“中小学及幼儿园的对外汉语教师”。这个在前边崔(永华)老师的发言里也提到了。因为我们的志愿者超过90%的人,他们所面对的教学对象是未成年人,所以大学的老师,像我们在座的大部分人,去给他们上课,其实我们基本上是“以其昏昏,使人昭昭”。那么,“高校对外汉语教师”排在第四位,而一般我们最推崇的“外籍语言教师”并不被看好。这一点我觉得很奇怪,可能也是因为我们请的很多外国培训师都是在大学里边工作的,其实对本国的未成年人的汉语教学也不是非常熟悉,也许和这个有关系。在培训的“教学实践课程”里边,对完成海外工作最有帮助的授课者大概是这样的一些人。另外,调研结果显示,与授课者教学效果关系最密切的是授课者的“课堂教学实践能力”,这是高居第一位的,接近85%。其次是,“培训师个人的赴任国汉语教学经历”。比如,我们培训的是赴泰志愿者,如果这个老师有过赴泰工作的经验,这样的人可以优先考虑。其次是“跟学员沟通交流的能力”,这是我个人过去没有想到的。再其次,是这个“老师的授课的方式”,而这个“老师学术造诣”,这个老师到底原来是干什么的,他研究什么的,这些在志愿者看来都不重要。

       这样的一些研究其实都是非常有收获的,有一些我们没有特别的留意,大部分是我们所能想到的。最后的结语,一个就是志愿者这个岗位确实是特别特殊的岗位,和我们一般的老师不太一样,其培训课程与在岗教师的培训和汉语国际教育专业硕士的培养有非常多的不同。另外我想“趋同化的培训”和“差异化的培训”结合起来才有可能使这个培训方案更趋于完善。所谓的“趋同化的培训”就是说,不管你去哪个地方,只要你去当志愿者、当汉语教师中国志愿者都有大部分共通的课程、共通的资质和能力素质是必须具备的。而“差异化”是指,就某一个特定的赴任国、地区、特定的学校所必须具备的那样的一些东西,我们需要进行一些特别的培训。当然,有时这个工作是一个无底洞。

       我们这个研究还是一个非常初步的印象,更进一步的详细研究有待以后再找机会向大家汇报。谢谢!

 
 


Myechinese

大会主办


国家开放大学

大会承办


国家开放大学对外汉语教学中心

论坛秘书处

邮 箱:myechinese@crtvu.edu.cn
          myechinese@ouchn.edu.cn
电 话:+86-10-57519206
传 真:+86-10-57519166
通讯地址:北京市海淀区复兴路75号A0727 邮编:100039
联系人:杜亮 王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