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届国际汉语教师培养论坛

[视频]高等教育出版社杨再石副总编辑——从《地平线报告》看泛在教育

 从《地平线报告》看泛在教育
杨再石

      各位老师,下午好!我要给大家介绍的是从《地平线报告》来看我们教育技术的发展,其中很重要一点就是泛在教育。我个人认为泛在教学对语言教学来讲特别实用。

一、       《地平线报告》概况

      《地平线报告》是2004年由美国新媒体联盟和美国另外一家机构,美国高等学校信息化协会下面有一个学习主动性项目组,两家开展一个项目叫作“地平线项目”。每年这个项目出一个报告,叫《地平线报告》,Horizon Report。为什么叫“地平线”?因为他研究的这个内容就是新兴技术,就是地平线上崭露头角的新兴技术。因此,英文叫做Emerging Technology,而且加Key,就是关键性的正在露头的技术。它作为一个专家性的评估机构,评估在这三条线里头有哪些技术将会进入高等学校成为主流意念。

(一)             三条地平线

      为了方便起见,我拿2011年《地平线报告》作为例子。到2011年已经发了8个,到现在发了10个《地平线报告》。第一条线,我们称它一年线,意思说在一年之内评估有两个技术将进入我们高等学校成为主流应用情况。比如说2011年的一年线,第一个情况是电子书。勿庸置疑,我说的电子书是我这样的形式——高级电子书,已经开始成为主流应用。第二个介绍是Mobile,Mobile这个词原来开始指手机,到了后来是指计算,Mobile Computing移动计算。现在这个Mobile是指App,就是移动应用程序。因此,现在我们讲手机里头天天交流App,你一个App,他一个App,App将成为我们主流的应用技术。

      第二条线,我们指两至三年之内就将成为主流应用的技术,第一技术是Augmented Reality,增强现实,这个我一会儿再解释。第二个技术Game-Based Learning,这个叫基于游戏的学习。到2013年的时候,提法多变。

      第三条线是是四至五年,第一个技术Gesture-Based Computing,就是手势,我们一弄就唱起歌放起电影来,所以叫基于手势的计算。第二个是Learning Analytics,这是什么意思?就是学习分析学,搞教育技术的特别喜欢分析学。现在是大数据时代,如果在云这个范围里头,把所有教室里边上课情况的数据收集起来,我们分析就会非常到位。30万样本跟几千个样本对趋势的发展看法是不一样的。

(二)           《地平线报告》的主要内容

      《地平线报告》包括三大部分。第一部分讲的是当前教育技术的趋势,一般来说讲六大趋势。第二个讲五大挑战,但核心就是六大趋势。刚才我们举三条地平线, Emerging Technology。这个《地平线报告》大体我们会有了一个概念。我们要做什么工作呢,就是我们现在搞教育技术或者跟学科结合的时候,经常遇到的问题。今天IT行业说云计算,我们大家就云计算。明天说互联网,我们就互联网。后天又说增强现实。没有整体来看教育技术怎么发展。我们现在一定要把这些技术集成起来用于教学,许多问题就可以得到解决。刚才我跟林先生,我们俩交换意见的时候,现在不是说不可能,而是之所以集成高,实际上完全可以解决我们教学当中产生的一些主要问题。

      我们来看思维方式,我们看莱斯彼特。莱斯彼特是一个未来学家,当年三大物理学家之一。他观察问题要通过碎片来看脉络,或者说通过碎片来看系统。我今天讲从碎片看脉落。60个渠道我只能按这个一年线,我们看10年来一年线是怎么发展的。我们看2004年,两个技术,一个是学习对象,另外一个可缩放图形。2005年就是拓展学习,这个是5年线。两年中间出现一个泛在无限,泛在理念从当时开始有了。2006年,社交计算、个性化广播。2007年UCC,就是用户创造内容,这个思想方法非常重要,那么另外一个技术是社交网络。到了2008年,奥运会之前提出草根视频,大家协作网站。那么我们5年之内,我们做了一个计算,我们后面不看,因为这是很多了,最后我们还提到一些重点。这个5年之内,我们看的教育技术都在支撑PC机,因此我们称它为PC时代。到了2009年,这个是一年线,移动应用、云计算,是2009年的。2010年是移动计算开发内容;2011年是电子书、移动运用;2012年是移动运用、平板电脑;2013年是大规模开放在线课程、网络课程,再加上平板电脑。因此我们可以说现在平板电脑将成为高等教育的主流运用。但是我们感到在中国这个情况下,大多数人拥有平板电脑,就只是躺在家里,比如我是“果粉”,好多人拿了苹果机成了“果冻”了,希望把它激活起来。我们看,这么多气象,在5年之内我们每一期的一年线的技术都是跟移动互联网有关的,因此我们可以毫不夸张地说,我们现在已经进入到移动互联时代。在这个时代,包括汉语建设的其他教育的建设,一定要想方设法以移动互联网时代的计算为基础。如果你脱离这个就跟学生的距离越来越大。

      《地平线报告》一个很重要的挑战,我们现在教师的信息技术素养远远不如学生,老师还拿老的一些技术来去跟学生讲解,从技术威信上已经没有了,丧失了优势。你的优势本来是很充沛的,不能用新技术,在学生面前就要丧失优势。丧失优势意味着一种权威的丧失。

(三)           《地平线报告》的三大版本

      《地平线报告》到目前为止已经有三大版块,这个很值得我们思考。第一个提出来的是高等教育版;第二个是K12教育版,K12是我们基础教育,美国叫K12;再一个就是博物馆教育版,这个使我触动很大。现在优秀的博物馆越来越成为我们教学的一个很重要的辅助课堂。我跟博物馆的人接触多了以后,就看到这个(现象)。

      我建议大家有心的话,你到园博会的园林博物馆去看看。园林博物馆做得很好,许多新技术都放进去了。其中有一个叫作生物搜索引擎的技术,这个概念都是很新的,我跟他(工作人员)说,你们这个博物馆技术很到位,但是理念有些地方不到位。博物馆,2012年的博物馆教育版提出来两个趋势,最重要的两个趋势——一个是“富媒体”,汉语教学里面有“富媒体”的概念;第二,“自媒体”,什么叫“自媒体”,自带媒体。我们都有手机,都有PAD,我自带媒体,它不是自媒体是他媒体,他媒体很麻烦,很好的东西,(大家)要排队等PAD。另外PAD还拿着线栓在那儿,他不相信你参观的人。我提的是要走自媒体道路,要整体上把握这个教育技术的发展,我们做任何事情,建设顶层设计的时候就会有比较清醒的认识。

(四)           四大发展趋势

      刚才我们看了以后10年来教育技术的发展,我总结出四大发展趋势。第一个发展趋势就是从PC时代正在向移动互联网时代发展。因此我们现在的(工作)要基于移动互联这样的一个社会基础。第二个趋势是平民化趋势,今天我讲的东西我都能做,我相信在座的老师更能做。比如说我写的电子书,会写PPT的都会写这个电子书,而且是免费的,这个机器可以到这么一个程度。第三,游戏化趋势,特别是我们语言教学里可以尝试游戏化趋势。

      在这个游戏化趋势过程当中,10年来有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它的理念就是Educational Game,产品是游戏产品,但是又渗透了教学的因素。第二个阶段,我们刚才来讲Game-based Learning,学习产品,但是掺和了游戏。到了今年我们的第一版,《地平线报告》有预印版,预印版拿出来的时候仍然是Game-Based Learning,但是到了正式版,是12个技术,再投出来的时候它是Game-Gamification,这个词你去查,没有,就是游戏化。为什么我后来专门去看了一下,深入了解,为什么说游戏化?游戏界的人认为他们游戏的这套运作方式,就是我们基础教育12年的运作方式,是同根同源,是游戏向教育学习的。因为学生要学习,学习以后要考试,考试以后得到奖励要升级。过关和升级,这都是我们搞游戏的一套做法,完全是向教育界学习的。因此,并不认为游戏跟教育是对等,应该融合在一起,游戏化的这个概念就提出来了。

二、         泛在教学的基本环境

      我们从这60个技术,提炼出我们当今的教学环境,有四大环境,是基础环境。第一个是无所不在的计算——云计算。到处都计算,你手机拿过来就有计算。第二,无所不在的感知——物联网。比如“棱镜门”,美国也是公民都被互联网控制的。我们每个人只要发封信,大数据是建立在个人数据的基础上,一定要明白这一点。所以我的隐私被人拿着,多可怕,这个没关系。但是要知道无所不在的感知——物联网。第三,无所不在的知识——富媒体。富媒体现在极其丰富,有功能媒体、表示媒体等等其他的一系列。第四,无所不在的阅读——平板电脑。今天的平板电脑的数据线没有了,(以前的电脑有)电源线、键盘线、鼠标线、网线,今天我还用了一根线,就是投影线。我已经可以做到无线投影,无线投影我可以拿iPAD走来走去,跟大家来交流,加深这种亲和力,这样教学效果非常好。

      最早在1988年,施乐公司研究中心有个首席科学家Mark Weiser博士,这位先生他过世了,他当年提出来一个概念Ubiquitous Computing,普世计算或者叫泛在计算,不过他的泛在跟我们提的泛在深化理解还有一点区别。不过不要紧,他的泛在是最大的一个理念,我想这个跟我们现在理解是不一样的。当你不感觉到它存在的时候,它就泛在了。比如说我们的手机,天天要用,你不感觉到它的存在。我正好年初的时候把我的智能手机给丢了,感觉没有它非常不方便,虽然我用了非智能手机,因为智能跟非智能差很多,因此处处不方便。但是我再想搞个智能手机的话,我又不愿意再买老的一代,我想等新的一代iphone5s,这么说起来我下一个手机又上了一个层面。正是因为这个,所以我现在比较痛苦。当你感觉不到它的存在,泛在就来了。泛在有三大核心的概念,三个词:anytime, anywhere, anything,我们翻译过来就是“何时”“何地”“何物”。我们翻译,要翻得信、达、雅,第一个anytime,随时,这个没有信达雅,anywhere,随地;特别翻译得好的是anything,你怎么翻译?随心,随心所欲地来进行学习,这个信达雅全有了。当然现在有人翻译成“随性”,“性格”的“性”。当然这两个我看没有太多本质的差别,随性是由个人性格来决定的。

(一)      无所不在的计算——云计算

      我们刚才讲的四大基础,第一个是无处不在的计算——云计算。因为我们搞文科的不知道云计算是什么。云计算是懂云计算的人怕你讲了不懂,不懂云计算的人给你胡讲。那么我想举一个例子,就是云计算的间接互联。

      2007年的时候,谷歌公司一位27岁的年轻工程师叫比西尼亚,就是这位披头士。他到华盛顿大学,他作为校友回去看华盛顿大学的计算机教学,(结果发现)比社会平均使用计算机的水平低了两个档次。因此,回来后他跟他师妹讲,说我要改造这个华盛顿大学的计算机教学。这在中国是不可能的,27岁都能改造北京大学的计算机教学?总裁斯密特比较开通,说我给你五分之一的时间你去干这个事。他很聪明,用IBM募捐了40台将要淘汰的但是仍然装箱的PC机,到了华盛顿大学用线一连,连完以后,编上号1~40号,假定我是1号计算机,每一台计算机,比如说我现在讲话的时候计算机97%的计算能力是空在那儿,没用,因此我的计算能力是等于40乘以97%的计算能力来支撑我,因此我虽然是一台能力很低的笔记本,但是我享受到超级计算的服务。但是有一条,我在运算的时候是哪一台计算机给我支撑,我都不知道,因此有云里雾里的感觉。后来人们把这40台计算机叫做Cluster集群,那么在Cluster,我外面再加一个计算机集群去跟集群里请求计算机的服务。我们现在都是这样,都是成群服务的。再一个好处,就是我们每个人PC机在上网的时候,是跟服务器要请求服务的,但是在请求服务的时候,大量的计算是由我本机来计算的,因此我变成胖服务器,用户是胖客户。计算机服务器是能力很强的,可是它用的计算资源少。他是一个胖的人,但是瘦的服务。因此我们把关系倒过来,我看个电影我没有播放器,没关系,你在云里都解码了以后,一播放发给我,我边弄边看这多好。然后我没有他的系统,没关系,他的系统在你那儿,我让你计算一下把他的调出来,我就可以用了。

(二)      无所不在的感知——物联网

      我讲一个例子,就是我们现在都说的Bump,是说两个手机一碰,我的名片到你这儿,你的名片就到我这儿。什么意思?这个手机跟那个手机都是Internet of Things,thing和thing通过internet传递来信(短信),这个概念不讲了。实物搜索引擎对我们的语言教学来讲很重要。用一个透明的PAD,(有一张画)我去看,什么画我不知道,我再看(出现画的相关信息)。一看这个楼房,告诉你楼房是谁的资产,第8层住了哪些人;这个单词是什么意思;从这个地方颐和园怎么走;这个北斗星是什么意思;苹果有多少维生素。羊角圈里边有多少脂肪;猫属于什么科;这个云下不下雨;富士山什么时候爆发,都可以通过手腕搜索。

(三)      无所不在的知识——富媒体

      我们主要讲的AR技术。有三个概念,第一,无所不在,在什么地方都可以用;第二,无所不有,什么知识都会有,专家想不到的知识,老百姓草根可以把它变成知识,我不能举例了;(第三)无所不能,就是各种各样的表现形式。  

      那么第一类来讲App。我们的汉语教学,我们原来讲教学应用只讲程序,但现在过渡到App。什么原因?我们做了很多的网站,效果都不好,为什么呢?(因为)它过度打包,解包出来、挖出知识点来比较难。因此,在移动互联网时代的情况之下,你包装得很好的,但是没有实用性。因此必须变成一个单页主题的移动应用程序,我们称它为App,所以现在会写大程序的赚得钱要比写App赚得钱要少得多,什么原因?因为他迎合这个移动互联。每到大学开学以前,大量的App就要(销售)。我本来是应该专门为对外汉语教学做一个电子书,(但是)没时间,我刚刚从新疆回来。我们看看汉语App,(搜索一下)初步看汉语的App有几百个,这是其中典型的。App里头再长出一个AR技术,Augmented Reality。AR技术是什么意思?我们最早有两个波音公司工程师,1992年飞机造好了以后,他就设计了好多管道,设计管道要拿设计图纸去对比,对比的时候他就想到一个事,能不能把这个图纸变成透明的,我设计的图纸可以跟实物对比?因此形成了这个思想,就是我创作的东西跟实物去对比,创作的东西是虚的,后来变成了数字,实际的东西是实的,将虚拟和实际应该结合起来。因此后来提出增强和现实要混合,混合的时候就提出“增强现实”,Augmented Reality这个词是1992年就开始有了。

(四)      无所不在的“阅读”

      现在我们怎么读书?大家看一下,这个是成都商报的一条新闻,这条新闻是这样,我们来看我们怎么读法。大家看得到吗?我读的是纸载体,读的是书,出来的是视频。现在我们正进入到跨载体时代,因此对于我们的汉语来讲就是情景化教学。我只要拿手机在书上一照,这个情景就出来了。再有一个是Layar,它是读杂志的应用。当然将来“拍拍动”也能读杂志。所以现在我们阅读的方式正蕴含着一个大的变化。这个就是我们今天讲的,汉语教学展开了一个大的技术方向,我们可以尝试下来做这些事情。

      最后我要给大家看,对我们语言教学来讲很重要的一个自动口译(App),我是在科普会上看见的。科普会上看到两个激动人心的地方,一个是3D打印,打(印)飞机的很厉害,今天3D打印没时间讲。我说一句话“各位老师,下午好”。因此,如果两个人都拿了这个自动口译,我就可以实时地进行双语交流。在这样的技术支撑之下,我们的汉语教学该怎么做,我想应该有新的思维方式。好,今天我就讲到这儿,谢谢大家!



Myechinese

大会主办


国家开放大学

大会承办


国家开放大学对外汉语教学中心

论坛秘书处

邮 箱:myechinese@crtvu.edu.cn
          myechinese@ouchn.edu.cn
电 话:+86-10-57519206
传 真:+86-10-57519166
通讯地址:北京市海淀区复兴路75号A0727 邮编:100039
联系人:杜亮 王芊